王阿么x

 
   

人是最复杂得生物,人本性恶。

 
 
 
   

受够了服务与甲方

 
 
 
   
3张

事隔那么长的时间有开始玩乐乎,可能是因为有很好多话不能在微信QQ上敞开心扉,可能是我今天心情的确有点糟糕,最近的懒散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,明明还有很对事情要做,看着身边的人那么努力,自己却如此颓废。

 
 
 
   

从头再来是生活的一部分

阿科:


一四年四月我创立了私印局,当年七月有投资人愿意加入,为了表示感谢,我做了几乎所有可以表达诚意的行为,没有要求股份,全力以赴工作,甚至相信其将“私印局”商标注册在其公司之下的行为也是为了更好的推动品牌的发展。

今年上半年,私印局开始有了更多的机会,以及更稳定的模式,于是我提出自己应该拥有“私印局”的部分股权,经过一系列谈判,五月二十五日中午投资人端着一杯咖啡轻巧地和我说道,“我们决定私印局不给你了。”


五月二十五日晚上,我决定从头再来。


从头再来是生活的一部分,我已经忘记自己有多少次从头再来。

当下能想起的是〇四年走茶马爬雪山时...

 
 
 
   
6张

阿科:

私印局THINGS:

有没有不想上班?

今天早上的T恤:阿科的牛筋名猫录系列:BatCat!

猛戳这里购买!

私印局每天会在LOFTER推出2款全新的竹节棉T恤,早晚各一款!肯定有你喜欢的!!不骗人!!

 @阿科 


 
 
 
   
9张

三生物语馆:

生活,简约而不简单。我们没有改变世界的野心,只有发现生活中细微美好的感动。丨来自画家小池ふみ。

 
 
 
   
3张

细嚼慢咽:

“儿子吃白粉,指望不上。儿媳跑了,孩子没人带。” 她今年七十三,和老头一起抚养孙子,孙子13岁,不会干农活。“他也不想干,怕辛苦。”

7月末的黄昏,闷热潮湿。她一身旧式装束,发白的粗布长衫,脊背和腋下沁出一大滩汗渍。

“我们耕不动田了,这些稻子是别人地里割剩给我们的。老头推车下田去拉,我在这里等他。”时值夏收,开着拖拉机的师傅驮着打谷机穿梭在田间地头帮各家打谷子。打一麻袋谷子,要两块钱。“他们照顾我,硬塞也不收。”

暮色四合,炊烟袅袅。地里到处弥漫着烧稻草呛鼻的尘烟。驮着最后一跺稻子的老头正费力爬上田埂,她撒开腿跑过去帮忙推。那个瞬间,她脚步轻快一如当年。